标签: 重庆力帆足球俱乐部

洋河体育场:一处没有观众却鲜花盛开的遗忘之地

有人对我描述过这个大的体育场。离观音桥并不遥远,从那边散步走过去也只会增加两千步的微信步数。它经历过人声鼎沸的时刻,如今隐居在了闹市之中。

体育场的外围是花市,绽放着一丛一丛紫色的绣球。栀子花浓烈的香气和鸟类的动物气息混杂,鲜艳明亮的鱼层层叠叠的在玻璃缸里摇曳,旁边的地上有不被遮掩的污水与腥气。贴在封闭店铺门口的转让信息与小广告被风簌簌吹动,上面写着繁多的电话号码、微信和联系名称。

看店的人在门口摆了板凳在店门口休息,与朋友大声地谈天论地。宠物店里有火锅的香味飘出来。直线距离几百米,是九街与北城天街,日夜喧闹,穿着时尚的年轻人穿梭其中。

而洋河体育馆与它存在的这块空间仿佛自成体系、与世隔绝——它显然是由两种截然不同的支配空间的力量拉扯而形成的,因而也就形成了这样诡谲神秘的面貌。

洋河体育场,全称为重庆力帆洋河体育场。重庆力帆是曾经的重庆最大的民营企业之一,在2000年左右时风光无限。彼时,力帆集团的创始人尹明善成为了重庆市政协副主席,承诺修建一座全国顶尖的专业足球场。2000年时,重庆力帆足球俱乐部获得中国足球协会杯冠军;次年,力帆集团就投资了八千万修建重庆力帆洋河体育场,规模可以容纳32000个观众。

实际上,洋河体育场在规划之初规模与投资更大,然而其缩水(甚至导致日后的废弃)却与力帆集团自身资本实力的下滑息息相关。因此要理解洋河体育场的衰败过程,首先需要理解力帆集团的发家史,以及力帆球队、洋河体育场与力帆集团的关系。

几十年前的重庆,坐“摩的”是一个很常见的体验。摩托车的流行是有它的地理基础的。山地陡峭,自行车等常用的代步工具上坡下坎很吃力,在买不起汽车的千禧年,摩托车成为出行的最好选择,摩托车产业是重庆工业经济支柱之一。

重庆力帆集团就是崛起于此时。2000年左右是重庆力帆集团的鼎盛时期,彼时它已经是全国摩托车制造和出口的龙头企业之一,并同时涉足了汽车、房地产、金融、物业等多个领域。也在2000年,前卫寰岛俱乐部获得了中国足协杯冠军;同年,力帆掌门人尹明善收购了前卫寰岛改名为重庆当代力帆俱乐部,并斥资八千万修建了洋河体育场作为球队的比赛场所。

听热爱足球的长辈聊起,2000年左右重庆举办的足球赛事可谓一票难求。在重庆足球的顶峰时期重庆多次承办极具分量的足球赛事,以2004年时的亚洲杯为最。球赛不仅给运动场附近的场所带来了大量的人流,平日作为训练场也有许多非本地的球员及家属租住在附近,带动了洋河体育场周围的商业发展。

望海花市——洋河体育场旁一个综合性的大型花鸟市场,在2000年左右也乘着体育赛事的东风逐渐发展起来,留存至今,成为重庆市历史最长久的花市之一。

盛极则衰,重庆力帆集团自巅峰后一直在慢慢地走向衰落。进入21世纪以来,十几年间中国私家车销量翻了七倍,日常交通工具不可逆地从摩托车转向汽车,又在“禁限摩”的法律条例规定下,摩托车市场销量逐年下滑。

尹明善提出产品转型汽车市场策略,然而短短几年并不足在家族式管理的弊端下完成汽车的技术研发,新能源汽车市场竞争又逐日激烈。大规模举债投入新能源汽车板块的力帆集团此时已骑虎难下,将所有资产抵押后,又大量采取高杠杆融资来维持企业的,最终在17年时资金链断裂、业务陷入停滞。

重庆力帆足球队与力帆集团的命运仿佛被牢牢地捆绑在了一起。巅峰期后的十几年,重庆足球只剩下了力帆足球队一支队伍,成绩勉强保持在中流。曾经的力帆集团凭借着足球的影响力在东南亚与南美地区的摩托车出口市场上获得了成功,而这一块业务收缩后,足球队无法再为公司带来足够的利益。

在17年破产的时候,陪伴了力帆集团巅峰时期的重庆力帆足球队被力帆集团转让,几经辗转成为如今的重庆两江竞技足球俱乐部。

而洋河体育场作为他们辉煌过的证明,在刚显露出衰落的趋势时已经被荒废。它于2001年的时候斥巨资建造,但仅仅只在2004年以后,力帆足球队就将球队的主场迁往奥体中心,洋河体育场作为这出盛大演出的舞台在刚开始时就草草谢幕。

但力帆集团不是没有背水一战过。在17年破产后,力帆集团进入司法重组的阶段,当时年过八旬的尹明善四处寻求战略投资商无果。又由于力帆财务公司无力偿还归集的40亿元,无法进入司法重组的程序,叱咤风云的创始人只能看着力帆逐渐滑入深渊。相对应的,重庆两江竞技足球俱乐部也由于欠薪未发,在今年5月24日发布解散的消息。

至此,力帆集团与力帆足球队的剧情彻底落下了帷幕,洋河体育场也终于成为无主之地。

资本离开后剩下的空间仿佛回归了它真实的质地和最纯粹的形态。承受过如过山车一样快速与被动的命运,它依旧在磕磕绊绊的向前走。如今它不再是一具被抽离了力量的空壳,内里有另一种力量在悄悄生长。

穿梭在花市之中,唯一记得的是批发商铺里幽暗的深处渗透出来的夏日的阳光与风。繁杂的商铺后面是长满野草的观众席与烈日下的球场草地,它们紧挨着运动场的一面有入口与闲置的洋河体育场的观众席连接。

看台、场地与辅助空间在履行运动场的功能是原本是个统一的整体,而如今空间功能已经异化,空间形态也发生了变化。虽然观众席与场地的处于同一个开放空间,视线互相通达,但是它们之间连接的纽带已不再明显。体育场似乎分裂成了两个互不相通的空间。

与之相对,体育场的主体运动空间依旧作为足球爱好者或者学生训练与活动空间被人保护和修葺——虽然远远称不上是精心维护。

进入足球场可以闻到修剪过的清香丰盛的草叶气息,旁边的场地杂草丛生,一些荒地被开辟出来种上了青菜与瓜果。体育场逐渐与花市的空间生长在一起,这给它赋予了另一种来自民间的自发的支配力量,空间的不同形态因此而存在。

洋河运动场如今的空间如同里面生长的野草一样沉默的蓬勃,带着肆意生长的颓废——尽管这种肆意是有明确的边界的。

这片敞开的小天地之外被林立的高楼包裹起来,像是城市之中隐藏的乌托邦。洋河运动场处在观音桥北城天街与九街之间,位于巨大的商业体之间。重庆地区规模与人流排名第二的观音桥商圈总是灯红酒绿、车水马龙,而体育场的入口逐渐关闭,接触的人变得单纯,对外界的需求变得微弱。在剥离了既定的使用功能之后,隔绝令空间重新变得单纯与洁净。

当我试图去了解花市对体育场的侵袭和交融的过程的时候遇到了不小的阻力——花市商铺打通体育场的空间仿佛是约定俗成的事情,已经无法考究变化的过程。

不同业态的商业扎根在洋河体育场废弃的空间上,洋河体育场的观众席实际上已经成为了附属于商业的灰色空间,而这种特殊的寄生关系也只有在废弃的洋河体育场才能实现。

根据推测,望海花市和洋河体育场是在差不多的时间投入使用,在世纪初时体育场的人流带动了洋河花市的发展。前望海花市(现已搬迁)的位置是在洋河体育场紧邻的街区,而那时应该还不存在如今洋河体育场周围一圈的商铺,因为旁边的市集无疑影响了洋河体育场周边的交通的道路的可达性。

在体育场很快被废弃后,望海花市的“根系”才逐渐探向了洋河体育场,直至一小部分与它缠绕生长在一起。我们可以从至少两种不同的业态中观察其与体育场之间的寄生关系。

初始形态的商家基本上保留了洋河运动场旁规划之初的花市形态——原始的、随意的摊集。原始空间形态适用于不需要长时间停留与闲逛的商铺,一般是植物与园艺产品批发的业态。批发花草的商铺拥挤在靠运动场的墙体上,商家自己挖了可容人进出观众席的洞,前面的空间作为商铺,运动场的观众席则自然执行了仓库的功能。

观众席上已长满杂草,破洞的蓝色塑料座椅上摆着一盆盆还未售出的植物。为了省电商铺里面一般不会开灯,从外围向里望,简陋的塑料棚下并排着繁茂拥簇的花枝与肥厚的叶片。

另一类型商铺升级了原有形态,商家自己修建了屋顶、墙面隔断与门窗等,从流通开放的集市空间进化成了独立的简易商铺。而在这个空间发生的业态已经从单纯的提供商品(批发)转向了为消费者提供一定的服务。

虽然这种店面中零售的花鸟虫鱼的价格一定比隔壁批发的昂贵,但是显而易见的它留住了更多的消费者。不过,这种类型的商铺连接观众席的目的是一样的——侵袭运动场的灰色空间作为商铺后院与仓库。

在花市之中还存在另一种成熟形态的商业空间,多为小众咖啡馆的形态。在买了一杯售价48块的美貌饮品以后,我得以窥探它的全貌。二层小楼的店面装修成日式风格,摆上老重庆风格的物件,占用了其他商铺屋顶建造了正对洋河体育场的顶楼花园。与前面两种以售卖商品为目的的业态不同,这种类型售卖的是舒适的消费环境和服务。

或许这样的店铺出现在花市显得格格不入,但是洋河体育场为这类商家带来了另一种目标客群——打卡废弃体育场的潮流青年。这种店面侵占体育场的空间功能又与前面花市卖家的“仓库”不同,临近店家打通入口附近的空间被精心装修为野趣后院,摆上了桌椅茶几,而废弃的观众席成为了拍照的景点。洋河体育场的灰色空间作为招揽消费人群的存在。

这两种对洋河体育场利用的业态也处在一种特殊的共生关系之中——前面的生产奇观为后一种业态提供了特别景观环境,是“消费奇观”业态的客群消费的基础。洋河体育场被废弃后,人潮又被它的颓废所吸引,想要留住一些它的永恒片刻。

洋河体育场被抛弃是因为作为媒介填充它空间的足球已经无法为资本带来足够的利益,它的支出已经无法覆盖运营体育场的收入。而如今洋河体育场的特别之处为它带来了价值——流量、名声、传播度,因为没有价值而废弃,又因为废弃令它拥有了价值,在它身上存在着一种发展的悖论。

寻找运动场地的入口的过程称得上是另一场冒险。相比与外界紧密联系的看台区域,运动场地区域的入口是被隐藏起来的。经过一条长长的向下延伸的道路到达底部,却发现场地南门已经被一把大锁锁上,一旦有人接近,两只大犬便开始狂吠。

曾经作为球场主入口的北门前的空间被一家商铺堵住,北门也成为了商铺的私家“仓库”的入口。如果不是仔细观察与推断北门的位置,根本不会想到洋河运动场的主要入口就隐藏在一家平平无奇的商铺之后。而现在唯一进入运动场的方式则是通过已经废弃的重庆力帆足球俱乐部的入口一侧未锁上的小门进入,下到负二层才可以进入足球场地。

球门陈旧、场地周围杂草丛生,运动的地方虽没有刻意的修饰,却显得朴拙而整洁。有少年进入球场拿出足球练习了起来。虽然场地已经不能承载重庆足球的荣耀与赞美,但它被足球爱好者与训练的幼童如此真挚的对待,依旧有一种鲜活的生命力在。权力的更迭使这个空间获得美和尊严。

空间是一种容器,映射出支配它的力量。洋河体育场的空间形态作为两种掌控空间的权力迭代的过程和证明展现在我们面前。

力帆集团与力帆球队、大型娱乐赛事与小买卖市集、资本与底层的纠葛与融合,共同造就了如今洋河体育场的场地矛盾:共享却分裂、没有观众的足球比赛、被封闭的开放空间。无论是否有人记得,它在离群索居地生长。

但与其说这是“新生”,不如说这更接近于一种过渡的状态。洋河体育场如果会迎来真正的“新生”,那么它承载的经济活动类型必须要改变,需要容纳新的产业规划,进而重新利用空间,再建产业生态。而在力帆集团破产重组后,这又可能由谁主导呢?

望海花市的根系缓慢的深入的渗透进了洋河体育场,在2018年花市主体被移栽到了其他的地方,只剩下洋河体育场周围已经与它生长为一体、无法分割的碎片还留在那里。

我看着洋河体育场墙体上被开辟出作为入口的“洞”,像是在看见了这片空间的伤口。它褪色、枯萎,被底层的力量暂时照顾和保存,不过这终究不是一个结束。愿它得到新生的力量。

3500万人救不了一支球队重庆足球的荣辱:从强队到解散

足球最早出现在重庆是什么时候?这段历史比重庆两江竞技的队史还要早80年。一百年的洗礼,山城足球有着前卫的桓道时期的锋芒、隆鑫时期的鼎盛时期、力帆时期的坚韧,以及当代时期的遗憾。重庆足球是中国足球的缩影。他们曾经在不乐观的时候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曙光,但最终不得不重新开始。1905年开始在中学校园陶维一,前英国皇家成员1905年足球队,任重庆市光一中学校长。

在从英国到重庆的渡轮上,他带来了一个足球,这就是重庆足球最早的起源,也是从这个时候足球给了这座3200人的大城市的荣辱。1956年3月4日,第一次,重庆这块土地上有一支外国球队。

波兰德国队与重庆队进行了一场友谊赛。为了纪念一座重型体育场的落成,该体育场被称为大田湾体育场,是新中国第一座甲级体育场。还有一座大田湾小学学校距离体育场不远,马明宇和姚夏在这里接受了足球启蒙。那场友谊赛有近5万人前来观看。“重庆,起来!”的呼喊声。一直在大田湾回响。

重庆足球在这里书写了新的故事。大田湾见证了这座城市在这项运动上的崛起和进步。第一次甲A联赛,第一次夺冠,第一次中超联赛……时间到了1990年代,国家体委发文,十年内建立足球俱乐部制度全国各大城市。其中包括重庆。从玉海到前卫环岛,重庆足球进入甲级联赛1994年,重庆玉海足球俱乐部成立。

第一任教练是姚明富,他有一个儿子叫姚夏,“嫁个男人,要娶魏大夏,就生个孩子姚夏。”彼时,重庆小熊姚夏在成都开启了一个时代。玉海在乙级联赛踢球,重庆足球早期名将魏鑫、曾斌、刘金标等人逐渐为人所知。在这里,但当时全国最火的联赛是甲A。甲A元年第一场比赛在成都举行,200公里外的重庆只能看热闹,“如果你想看到A-A,就得去成都。

”从武汉搬迁到重庆,重庆足球真正的传承就在这个时候开始了。1997年,球队晋级A-A,他们在重庆的处子秀将是中国人新赛季顶级联赛。环岛抵达重庆当天,球迷组队前往机场迎接,队伍绵延一公里。

前卫的环岛也展现了为重庆足球争光的决心。当年他们签下了高风、韩金铭、姜峰、姜斌等实力派球员,一共花了400万元。25年前的400万元是什么概念?那年重庆房地产均价1500元左右,400万元可以买26套100平米的房子。他们被称为“钱饲料”环岛”,前国足主帅施拉普纳亲自带队。

1997年3月14日,首演前两天,大田湾就已经看到了大排长龙的场景。一些来不及赶到现场的歌迷花钱请了“棒棒”帮排。他们给棒棒50元一个人,按照当时的价格可以吃50碗面条。也是在这一天,八届人大五次会议正式批准设立直辖市3002万人口。同日,“欢迎四川人来到重庆”的口号在重庆高速公路入口处响起。

3月16日,重庆的里程碑日足坛,代表3000万重庆人的前卫环岛主场迎战大连万达。这是重庆A联赛的第一场比赛,整个大田湾都被一片响亮的声音所笼罩。在呐喊声中,重庆三月的春风暖暖的,但球场却异常的热。《为重庆而战》给了这支球队希望太大。

一个崭新的重庆需要一张外在的名片。那个时候,足球出现得恰到好处,虽然球队的11名首发,重庆人一个都没有。刚到的韩金铭说,一走进球员通道就觉得有点耳鸣,高枫曾入选国家队的,也表示从未见过这样的战斗。破解的呐喊声并没有消失。即使球队落后,球迷的热情也不减。看来这种城市被压抑太久了,他们的情绪需要一个出口,或者这简直就是重庆的火爆和热情。

8年后的大田湾记忆进入了最后的篇章。这座球场记录着重庆足球的荣耀与梦想、热情与期待。豪言壮语还在耳边,历史的车轮却在此地滚来滚去,只剩下一片荒地,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们输掉了环岛的首场比赛,但球迷还在热情。

当年最压抑的比赛不是首场比赛,而是首场川渝德比。1997年7月,四川全兴做客挑战前卫的环岛。川渝多年的爱恨情仇,都铭刻在这场比赛中。来自世界各地的成千上万的四川球迷聚集在大田湾,看着所有的黄重庆球迷都有些惊讶,“成都球迷还是很专业的,当时我们不知道在看台上做什么,所以我们只能不情愿地嘘嘘这些人,好有趣的一幕。

”粉丝回忆说。白色的环岛和黄色的全兴两边都是威严的呼喊。三年前的“成都保卫战”的悲欢离合还历历在目,如今却不得不分头作战。比赛中,姚夏踢空门,全场重庆球迷幸灾乐祸:“重庆还是挺正的。”每到周末,球迷都迷茫,不知道该看哪场比赛。

1997年,红岩升为乙班。与外人相比,红岩其实更有本土基因。1998年,球队更名为重庆环岛。年底,环岛退出,球队与重庆红岩合并,重庆足球进入“摩托帮”时期。重庆因为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是祖国的后方。1950、1960年代,许多重工业西迁到重庆,这是一个重要的一站,为全市工业发展做出了贡献。

“摩帮三杰”。他们是隆鑫的屠建华,尹力帆的明善和宗申的左宗申。他们两人与重庆足球有着密不可分的缘分。环岛之后,涂建华的隆鑫入局,1999年联赛第四名创造了联赛最佳战绩。然后是2000年足总杯决赛,重庆足坛真正的巅峰时刻。

前场三支洋枪比卡尼奇、米伦、马克各显神通。工体0:1的比分首轮让重庆一开始就被动,但不仅是球员,还有几万名没有放弃的球迷,他们拼命为球员加油,那是他们最接近中国足球巅峰的一次机会,当时的首发左后卫罗迪,id:“球队从上到下都知道必须赢下这场比赛。就我而言,当时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死而复生。

我们没有出路。”然后是米伦和马克的两个梅开二度,重庆隆鑫逆转夺冠,大田湾体育场陷入狂喜,重庆足球站在中国足球的鼎盛时期,他们代表了3000万重庆的孩子希望如虹,气势如断竹。流畅的传球配合,犀利的突破和反击,在那场酣畅淋漓的胜利之后,李章洙和队员们拥抱哭泣,不少球迷也流下了眼泪。

这一天,他们已经等了太久了。直到颁奖典礼结束,很多粉丝还站在看台上欢呼。有人想跳进体育场,被保安拦住。赛后,本报称,《昨夜山城卷狂飙——重庆力帆首夺足协杯 西部足球全面发力》.年度西部足球队包括四川全兴、重庆隆鑫、云南红塔等队,而A-B,西北狼陕西国力即将挣脱但是几年后,重庆已经成为了一支长期的西部足球队。

最后的守望者,直到解散。力帆在比赛中已经17年了,但一直在小规模经营他赢得了他的第一个冠军仅仅45分钟就拿到了奖杯,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重庆足球成就了重庆力帆。属于重庆足球的力帆时代已经开始。

此时的重庆也陷入了电梯不好不坏的时期。足总杯夺冠两年后,重庆足球迎来了转折。2003年的A-A最后一轮,由于足协“两年捆绑业绩”政策的晋级和保级规定,力帆不得不输给青岛以保级。随着韩国世界杯惨败而如此荒唐的政策,此时的中国足球开始成为笑话。上轮,力帆“如愿以偿”,但上海国际却未能夺冠,力帆降级。

九年后,足协席卷了这场风暴。2003年是不寻常的一年,但重庆足球无论是什么受害者都成了一场盐场。易名山想用他的人民币拯救重庆足球。他4000万买下云南红塔的中超贝壳,1800万把中国贝壳卖给湖南。就这样,重庆足球依然出现在了中超元年。

尹明山在采访中说:“作为直辖市,热爱足球的重庆人离不开一支中超球队。如果力帆不能尽快回到中超,我就没有脸去面对江东的长辈了。”2005年,尹老板以8000万的大浪拿下洋河体育场,重庆球迷大田湾的记忆结束了。一鸣热爱足球,但在他手中,17年的重庆力帆4次不幸降级,整体实力一直处于中下游。

但这不是他的错。第一次发生在2005年,直到3年后,力帆在最后时刻反超但是2年后他们又降级了,也就是那个赛季之后,一支叫广州恒大的球队崛起,把中国足球带到了顶峰。版图彻底改变,中超进入晋元时代。2014年,力帆重回中超联赛,但当时联赛的草坪上覆盖着厚厚的一层人民币。

中超球队当年冬季转会期间总共花费5.8亿,仅次于英超,位居世界第二。“当我赚了3亿多的时候,小菜一碟用3000万搞足球,现在我的企业利润400到5亿,花20万到3亿搞足球确实是个沉重的包袱。”尹明山说,随着企业经营陷入危机,足球已经从力帆的名片逐渐变成了负担。

2015年,力帆集团对俱乐部的投资超过3亿元。当年财报显示,力帆实现净利润3.94亿元。这样的投资在中超还是一个“小生意”。那年他们从葡萄牙引进了一个叫费尔南多的巴西人,后来他变成了在中超驰骋的小摩托,后来又变成了巴西人——中国。

当代集团在重庆留队易名山在2017年卖掉了俱乐部,武汉的资本又进来了。当代科技产业集团以5.4亿元收购了力帆俱乐部90%的股权。尹明善提出的唯一要求是:“球队应该留在重庆。”2年后,当代的财政已经支撑不住了。球员的年薪涨得太多了。最低获胜奖金300万,全队最高年薪超过1000万,另外一名替补球员年薪600万。

替补一年带走1800万元……从此,拖欠工资已经成为很多中超球队的常用词。晋元时代,整个中国足球几乎被翻腾。中国足球好吗?或许只有球员的腰包在鼓鼓。2020赛季,在张外龙的带领下,球队拿到了中超联赛的第六名,但这些已经不重要了,球队的生计并没有得到保障,2022年5月24日属于重庆的中超故事戛然而止。

重庆两江竞技足球俱乐部发布官方公告:退出中超,解散球队。“俱乐部认为,当代集团与政府相关部门多次商讨股改工作,以留住重庆职业足球的火花。但时至今日,由于客观条件的变化,股改改革工作未如期进行,俱乐部债务不断积累,账户被冻结,员工生活异常艰难。

”有人说,5年多来,当代集团投资了超过30亿的俱乐部。俱乐部拖欠工资16个月,最高7.5亿元。一年前,江苏苏宁就发生了这个公告。二是几年前发生在天津天海。他们最终的结果不是一个糟糕的记录,而是不健康的操作方法带来的痛苦。

中国足球只是一场资本的游戏。❶只有热爱足球的人才会受苦。在重庆,他们是1997年在大田湾一起呐喊的人,是2000年足总杯决赛和球队一起庆祝的人,是2005年保级时和球队一起受苦的人。2014年的中超联赛一起鼓掌,但这些都不重要了。球迷们自发地把队旗和鲜花放在俱乐部门口,在这里痛哭,因为他们骂,我爱的球队,也许在那里是一段与足球有关的记忆。

重庆球员袁敏成说:“三千万人的城市没有职业足球队。”尹老板最后一次来到俱乐部,但他早就换了一个人。就连他,也从20年前容光焕发的人,变成了如今满头白发的沧桑老人。退出足球后,力帆一直跑的很差,救不了他。

易明山哭着说:“没有工资怎么解散?”你还记得韩金明吗?他是1997年第一次进入重庆的球员之一。多年后,他在重庆遇到了姜峰等人。他说:“老火锅的浓香还在。鼻孔里,吵得不如昨天了,两条河水煮出来的小面还是一样的味道!”这就是重庆足球的最终结局吗?

不它不是。只要长江、嘉陵江之水还在汹涌澎湃,重庆足球就一直在转弯。足球记录了山城体育的历史和辉煌,是很多人不能放弃的记忆。国家体育总局公布“十四五”期间首批国家足球发展重点城市,重庆成为首批9个重点城市之一。与此同时,业余足球是仍然蓬勃发展。2022年7月,新余锦州·2022重庆足球“世界杯”圣诞赛开幕。

2023年亚洲杯,重庆龙兴足球场原本是比赛场地之一。足球从未从这座山城消失过。两江竞技解散后不久,重庆两江集团牵头对此前解散的重庆两江竞技队部分一线队球员和预备队球员进行合并重组,组建新的足球俱乐部,球队暂命名为重庆两江龙兴。

足球俱乐部,重庆足球的血脉近30年从未断过。因为错过了新赛季的中超联赛,他们将在下赛季开启新的征程,提出回归中国的计划四年后的中超联赛。与此同时,镌刻山城所有球迷青春记忆的地方——大田湾体育场正在装修中,预计2022年9月重新对外开放。沦为“菜地”,回来了,那么重庆足球的回归还会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