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查维斯

莫拉莱斯:下一个查维斯?

这是莫拉莱斯今年1月22日就职后采取的一次重大行动,也是其实践竞选诺言、挽救国家经济的具体步骤之一。

莫拉莱斯生于1959年10月,长在一个贫穷的印第安农民家庭。作为一个古柯农出身的政治家,莫拉莱斯是玻利维亚自西班牙占领之后500年来第一位本土领导人。之前,玻利维亚的政治和经济一直都控制在欧洲后裔和西班牙混血的本土人手中,莫拉莱斯则在竞选时承诺将种植古柯合法化,反对自由贸易改革,承诺开发玻利维亚丰富的天然气资源,从外国人手中买回炼油厂的所有权。

如今,纪录片摄制组、欧洲记者和来自加利福尼亚的电视台都想采访莫拉莱斯,不仅仅因为他是总统,而因为他还是一个南美印第安人,一个崇拜切·格瓦拉的人,一个将自己视作“美国噩梦”的人,一个被美国视作“毒贩和”的人。

在玻利维亚历史中,只有两件事成为世界媒体的头条。一次是在1967年,当时切·格瓦拉在安第斯山脚下中弹死去;另一次是在1997年,格瓦拉的尸骨被发现。通常,几乎没有人会对玻利维亚的总统感兴趣。在全球范围内,他们的名字很少为人所知;而且,他们在位的时间也短得可怜,不是被政变赶下台就是因为国内罢工导致国家瘫痪而不得不黯然辞职。

莫拉莱斯2005年12月赢得总统选举,2006年年初,便赶去欧洲拜会各大国领导人。莫拉莱斯的新闻秘书亚历克斯·康查雷斯(Alex Contreras)说,“在他出发前的头天晚上,我们告诉他,‘埃沃,带上点暖和的衣服,欧洲冷得很。’于是他就带了那件某位妇女送的、看上去怪模怪样的套头毛线衫。”在出访欧洲期间,身穿套头线衫的莫拉莱斯站在西班牙国王一旁,看上去就像一个落魄的“街头音乐家”。但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来自“新世界”的印第安人对“旧世界”的造访。

在玻利维亚——这个南美最穷的国家,70%的国民是土著印第安人,因此当莫拉莱斯在政坛上一露面,便赢得了民众的好感。“莫拉莱斯是我们的兄弟,我们相信他。”总统大选前,奥卢罗省的一名矿工在莫拉莱斯的竞选集会上说。

他的所作所为,也加深了一个拒绝服从西方文化的玻利维亚新总统形象,因为那不是他自己的文化。莫拉莱斯在欧洲成了媒体头条,许多评论家也试图将他身上穿的毛线衫与一些所谓的“意义”扯在一起。但莫拉莱斯却对此嗤之以鼻,他说:“我来自人民,因此穿得像普通人。”

南美现在产生了一种气氛,即整个大陆处于大变动中,并迅速向左转。南美大陆总是不缺英雄人物——譬如英俊的切·格瓦拉,绅士味十足的阿兰德(Allende),以及骑一匹黑马的尼加拉瓜前总统奥尔特加(Daniel Ortega)。他们身上体现着革新和渴望更公正的梦想,一如优质朗姆酒一样绵厚醇香。如果说亚洲因它的经济奇迹而闻名,那么南美大陆则以其革命传统而自豪。而莫拉莱斯所致力的方向,或许就是南美一贯崇尚的“革命”。

在他当选总统后,出国拜访的第一位外国领袖便是他的朋友、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然后便是他在“反新自由主义和帝国主义战争”中的盟友、委内瑞拉总统查维斯。在跟两位朋友的会谈中,他谈到了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斗争,谈到他确信本国土著人民的文化就是生活的文化,而“帝国主义”的文化,则是一种“死亡文化”。

康查雷斯说,“Evismo”一词正在南美大陆流传。它意味着“一种政治运动”,还是一个新的社会理论?“我们现在还不太清楚。”康查雷斯说,“但我们正在研究这一现象。”

埃沃·莫拉莱斯是农民的儿子。他的四个兄弟姐妹相继在2岁前夭折,他自己却顽强活了下来,读完高中后,放过骆驼,做过喇叭乐手,跑过马拉松,还干过泥瓦匠、足球教练和古柯农。他信仰巴查妈妈(Pachamama)意为“大地之母”;遵奉艾马拉印第安人的四条戒律:不偷窃,不撒谎,不偷懒,不顺从。或许这些清规戒律足以让他在全球化的今天成为一个理想的“革命”领导者。

莫拉莱斯希望看到一个新的玻利维亚宪法,以保障该国占大多数的印第安人能主导政治进程,事实上,如果他能实践“重建国家”的诺言,新宪法无疑就是指日可待的。

在宣誓成为总统4天后,莫拉莱斯宣布将自己的工资减半,他现在每月工资是15000玻利维亚诺(约人民币15000元)。他很少呆在,而是喜欢跟几个信得过的朋友住在集体公寓。他当总统后,将一直为前任总统服务的裁缝和洗衣女工解雇,因为他喜欢自己洗衣服。而且,他还将的工作日时间提前了3个小时,早上5点就要上班。当他在智利与美国国务卿赖斯会面时,当面送她一把装饰着古柯树叶的吉他。

委内瑞拉和古巴的大使也向莫拉莱斯学习,在公共场合以休闲装打扮。古巴大使穿一件皮夹克,委内瑞拉大使则是一身运动装束,头上戴着棒球帽。没人系领带。事实上,现在玻利维亚政府里也没人系领带了。在他们眼里,领带是资本主义、商业买卖和殖民主义者的象征,工人和农民为什么要戴领带呢!

在一次集会上,莫拉莱斯谈到了国家的天然气工业,这正是他想要国有化的目标。玻利维亚的天然气储量在南美仅次于委内瑞拉,因此这是一个意义重大的计划。价值不菲的天然气蕴藏在玻利维亚地下,莫拉莱斯告诉他的听众:这些资源以前曾给其他人(如外国公司)带来利润,现在它必须回到玻利维亚人民手中。

听众鼓起掌来,不是为他的讲话,而是为他个人。莫拉莱斯自己就是他个人最好的政治节目,最有效的政治资本。他出身贫苦的农民家庭,是土生土长的印第安人总统,而不是那些穿着干净的POLO衬衫、在佛罗里达大学学成归国的上层男孩。玻利维亚总是被失败的阴影所笼罩,包括战争、不成功的国内革命以及国际地位的下降等等。在动乱困扰中的国家里,靠自我奋斗成功的故事通常都是很流行的。

上世纪80年代初,莫拉莱斯和家人为寻找更好的生活迁到了东部的低地地带,在查帕尔省(Chapare)的圣弗朗西丝科村附近定居下来。查帕尔省是玻利维亚古柯的主要生产区。莫拉莱斯搬到那里,是希望能成为一个古柯农。古柯很容易种植,除了每年要采三次叶子之外,其他时间并不需要费很多精力。古柯在玻利维亚很神圣,几乎每个人都会嚼古柯叶、喝古柯茶。那时候,一心想做古柯农的莫拉莱斯对政治并不感兴趣。他是个不错的足球前锋,然后做了圣弗朗西丝科村的体育官。之后,当军队开进查帕尔省毁坏古柯树时,他便成了当地古柯农拥戴的运动领袖。

玻利维亚是南美最大的古柯生产国,所生产的古柯叶大部分用来制造可卡因。而美国为了减少可卡因的生产,便许诺玻利维亚政府,如果他们同意清除古柯种植园,便会提供大量经援。于是,美国人带着金钱和军事培训人员开进玻利维亚,发起一场古柯清除运动。但这场运动带给玻利维亚的只是贫穷、暴力和双方人员的死伤。

这就是莫拉莱斯政坛之路的开始。他很快就因为斗争态度坚决、擅长发表充满激情的演说,而成为了古柯农领袖。为此,他多次被当局逮捕,并被禁止在公共场合演讲。有一次,缉毒警察将他打得昏死过去,然后扔到丛林里。最后,这场斗争的结果最终以这位古柯农当选总统而告终。

莫拉莱斯胜利了,但对他来说,掌管整个国家运作的工作却并不是那么容易。切·格瓦拉是“南美英雄之父”,但他在古巴工业部长的位子上并没坐多久,他并不是一个政治家,很快便对工作心生厌倦。但现在莫拉莱斯成了总统,需要他参与制定政策,参与解决一连串无休止的罢工事件。

另外,他还需要顺应国内民众的呼声:对石油和天然气工业实施国有化;政府允许古柯种植;剥夺一些土地所有者的垄断特权;增加油气收益。莫拉莱斯已经在做了,而且未来或许真的会成为“美国的梦魇”。

圣诞节到了,想想没什么送给你的,又不打算给你太多,只有给你五千万:千万快乐!千万要健康!千万要平安!千万要知足!千万不要忘记我!

不只这样的日子才会想起你,而是这样的日子才能正大光明地骚扰你,告诉你,圣诞要快乐!新年要快乐!天天都要快乐噢!

奉上一颗祝福的心,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愿幸福,如意,快乐,鲜花,一切美好的祝愿与你同在.圣诞快乐!

看到你我会触电;看不到你我要充电;没有你我会断电。爱你是我职业,想你是我事业,抱你是我特长,吻你是我专业!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如果上天让我许三个愿望,一是今生今世和你在一起;二是再生再世和你在一起;三是三生三世和你不再分离。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当我狠下心扭头离去那一刻,你在我身后无助地哭泣,这痛楚让我明白我多么爱你。我转身抱住你:这猪不卖了。水晶之恋祝你新年快乐。

风柔雨润好月圆,半岛铁盒伴身边,每日尽显开心颜!冬去春来似水如烟,劳碌人生需尽欢!听一曲轻歌,道一声平安!新年吉祥万事如愿

传说薰衣草有四片叶子:第一片叶子是信仰,第二片叶子是希望,第三片叶子是爱情,第四片叶子是幸运。 送你一棵薰衣草,愿你新年快乐!

37岁的她“沙漏”身材真是太好看了!

女性的身材有很多种,其中有,倒三角型,H型、苹果型、沙漏型、A型。我们今天要介绍的这位来自与智利的健身达人丹妮拉·查维斯(Daniella Chavez)就拥有沙漏型的完美健身身材。说实在话,像丹妮拉·查维斯这样完美的身材,不止是男性,女性看了都会有所心动吧。

据国外媒体称,她之前与C罗曾经有过一段情感,其实这也很正常,丹妮拉·查维斯是从事与球场兔女郎一职,这样的身材,相比C罗都会心动不已。

丹妮拉·查维斯生于1985年,如今已经37岁,在这个年纪别的女性身材都开始走样,而我们在她的身上却看不出有一点被岁月所侵蚀过的痕迹。

三十七岁的年纪,却还有着小姑娘一般的皮肤,完美的身体曲线CM的身高,但是体重却仅仅只有53公斤,虽然体重很轻,但是她的身材却一点都不扁平,只能说在经过长期的健身过程中,丹妮拉的肉都长在了该在的地方,腰围65,胸围和臀围都达到了85以上,再搭配上那充满诱惑力的长相,这就是她在国外人气能够那么火的原因。

看着丹妮拉·查维斯如此性格的身材,相信大家心里都会羡慕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一架波音飞机紧急迫降!机身断成两截

当地时间7日上午10点30分左右,一架波音货机在哥斯达黎加首都圣何塞以西17公里的胡安·圣玛丽亚国际机场紧急迫降,

这架货机型号为波音757-200,为全球邮递和物流巨头德国敦豪公司所有,原定计划从哥斯达黎加起飞,飞往危地马拉。起飞后不久,飞机液压系统出现故障,机组要求返航。飞机在紧急迫降后滑出跑道,并突然大幅度转向,现场随后燃起浓烟。

货机机身断成两截,损毁的飞机机尾脱落,机翼受损,消防员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进行救援。

哥斯达黎加消防部门负责人 查维斯:消防员反应迅速,在短短一分钟内救出了仍在飞机上的两名飞行员。目前我们正在喷消防泡沫,以防止任何燃料泄漏。储油罐目前被评估为完好无损,但在现场稳定下来之前,作业将继续进行。

事故发生后,机场已临时关闭,导致当天至少32架次航班被迫转到其他机场降落。同时还有大量旅客滞留在机场。德国敦豪公司表示正在与机场协调,将飞机从现场移开,以便尽快恢复机场正常运行。目前事故原因仍在调查中。